服務故事



張雲的說話恐懼戰役

卡耐基說:『如果一個成年人能改變自己的心態,那麼他就能改變自己的性格。』20世紀初,心理學家和哲學家斷言,普通人只用了全部潛力的極小的一部分。與我們應該成為的人相比,我們只甦醒了一半;我們的熱情受到打擊,我們的藍圖沒有展開,我們只運用了我們頭腦和身體資源中的極小的一部分。這是什麼原因造成的呢?其實這就是人的恐懼心理。

在潛意識裡拒絕與人交流或者害怕當眾說話,其實大多數人都是這樣,只不過程度不同而已。張雲24歲,經過20天的努力,就上電機所,至今仍被同學、學弟們津津樂道傳頌著。現正在準備報告,也是通霄達旦的衝衝衝!就像三國演義的趙雲,有如青釭劍加持般的神勇。其實,考試報告都難不倒張雲,然而,他就是怕口頭報告,尤其上了研究所,三天二頭就有報告的機會,讓張雲甚為苦惱!

其實張雲的不流暢,不是典型的口吃,沒有太多的音和字的重覆,也沒有太多的中斷或用力;反而是片語式的重覆和修正,屬於輕度的不流暢。張雲記得在大二時,小組一起做口頭報告時,一位同學叫他說話時不要一直重複,從此之後,他就害怕人家盯著他,只要說話出現不流暢,心裡就很介意,尤其在意別人的反應!不僅正式報告會擔心,連日常生活很多事情明明可以爭取,卻因為口語的不順暢,而放棄。自己都受不了自己,甚至問自己:「你想一輩子都想這樣嗎?」

雖然自己也試著放慢速度去說話,然而容易有失控的感覺。張雲治療的首要目標不是流暢而已,更重要的是一種控制和自主的能力,進而能改善溝通。所以第一階段的課程中,張雲對於說話的恐懼感從中重度下降至輕中度。在治療室能輕易做到流暢,困難在於面對外在情境和不同的人,要用到慢速度說話是需要時間練習,因為容易因他人的眼神、自己對口吃的反應,失去自主和控制感。所以張雲的口吃修正做法之一,就是主動告知對方,說明自己有言語不流暢,並且說出自己正使用語暢技巧;讓情緒穩定平靜,也才能持續有意識地使用技巧。

小孩的口吃比較純粹只有言語動作的障礙,但青少年和成人除了言語動作的不流暢,還多了情緒的累積,太多的負面溝通經驗,這些都不會事過境遷,或是船過水無痕,反而大腦主動幫我們記錄了,以致於它會再影響到言語動作的協調性。「說話」是文字、語言和情緒的神經生理高度協調下的產品,因大腦神經復原的可塑性,所以需要重覆、密集和特定性的練習,才能有顯著的治療效果!

張雲最近鼓起勇氣要約一個積極活潑的女孩,他不想要再等待了,因為不是他的不流暢讓他追不到女生,而是他沒有採取行動;對說話的恐懼,遠比不上消極行動的殺傷力。張雲知道他也許無法像趙雲善戰和常勝,但是一定要積極,不再用說話當藉口,因為他的敵人不在外面,而是如何去面對自內在的恐懼!

 


 

 
安德復 復健專科診所
中風暨腦傷復健中心
語言治療師 曾鳳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