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務故事



鐵漢柔情

美國作家及神學家Frederick Buechner說:『你可以親吻你的家人並和朋友道別,將他們置於英哩之外;但在同時間,你可與他們同在;他們就住在你的心裡,你腦中,還有你胃裡;因為,你不是一個人生活在這世界,而是他們的世界住進你心中。』

家人的支持,永遠是最堅定的力量。張先生在三年前中風,住院時我是他的語言治療師,當時他真得很嚴重,理解和表達都很困難。整整二個月都是他的姊夫陪著做復健。二個月前,我們又相逢,還是姊夫陪著他做復健,姊夫不改樂觀的性情,笑得開懷,只是,以前是推著張先生的輪椅,現在是陪著他一步一步慢慢走!

張先生的語言能力在三年後,聽的理解進步不少,但是在表達還是非常侷限,需要提示第一個字才比較容易說出。張先生這三年來,復健從沒有停歇,從大醫院、小診所、推拿、針灸樣樣都不少,外加起床後的暖身和每天晚上的複習,因為不動,就是痛。身體痛,還好心裡不再痛苦了。姊夫說:『歡喜做,甘願受。』

張先生接受密集的語言溝通訓練,這二個月下來,只請過一次假,去家事法庭,法官裁判離婚的決議。這三年來的吵吵鬧鬧,變質的婚姻讓愛家的張先生也必須割捨。今天一起聽江蕙的「家後」,張先生竟然流下眼淚。人家的吵吵鬧鬧叫做幸福,但是我們必須離婚收場,感慨萬千!

但是,好消息是,張先生在這二個月的復健收獲相當驚人。本來要提示才能說出語詞,一個月後就有簡單的短語,二個月就有簡單句子;命名一開始都要帶頭第一個字才能說出目標詞,現在五分之四可以自行命名出來;聽理解從一個指令,到二個指令,現在三個指令也可以完成。這些成果不是治療師厲害,而是透過密集、重複和特定練習的成效。其中最大的功臣除了姊夫,就是三姐和小妹;三姊每天都會陪張先生寫字和朗讀加複習,小妹也常常從美國打電話陪張先生聊天。大姊假日也投入大家庭的聚會,陪著媽媽與張先生,全家一起打打牙祭、聊天、吃飯和下午茶,家人緊密地相連。

張先生原本就是話不多的生意人,靠的是專業技術好加上好的工作團隊,重情感的他,不僅是在家庭裡,在公司也是如此運作。嚴重的中風確實讓張先生無法回到職場,但是姊妹,連襟的感情幫助他撐過來了,現在他的微笑更多了,因為每一步走得更穩!雖然戲謔他自己是一位「歹逗陣」的人,但是隨著他話較多,現在的他可是一位「很古意」的患者。

姊夫的溫和與毅力,姊妹們溫柔的照顧,張先生有家人幸福陪伴復健。當他留下感概的眼淚時,也許感嘆命運捉弄人,但是相信會有一天,張先生可昂首闊步,邁向自在的路!


 安德復 復健專科診所
中風暨腦傷復健中心
語言治療師 曾鳳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