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務故事



放心,明年我會再來

My mother is a poem
I'll never be able to write,
though everything I write
is a poem to my mother.
Poetess, Sharon Doubiago

我的母親是一首詩
我永遠能寫,
雖然一切我所寫的
是一首給我母親的詩。
美國詩人 Sharon Doubiago

今天,治療室來了位個子不高的現役軍人-林先生,家住台中,現在在台東服役,今天特地來診所進行語言評估,因為發現到,在軍中真的很難溝通;不管是跟長官或是同袍,林先生都盡量不說話,他們交辦的事就是做!

林先生其實在小時候就因為口吃,而被兄姊嘲笑,爸爸會皺眉頭,哥哥會不耐煩,唯一不會批評他的就是親愛的媽媽,但是媽媽在他13歲就走了,現在在軍中,特別想念她;因為在軍中的職務不是讓他最痛苦,苦的是有話說不出,不能表達出自己。從小,只有媽媽有耐心聽他說話,這些心情也讓他分享過去進行口吃治療的經驗,林先生說,他大學時代從台中到台北醫學中心做治療,治療師可能顧念他每次風塵僕僕地往返奔波,勸他不如就近在台中做治療,但是聽在林先生的耳中,感受是完全不同的,反而是收到被拒絕的意思。所以他很高興在安德復復健專科診所的第一次,感覺是很親切和很放心的。

其實林先生的口吃並不嚴重,多是字的重複,有時會用力說話;其次是片語的重複。然而在溝通態度是相當負向的,常常有無助、丟臉、孤單和挫折的情緒;非常不喜歡別人知道他有口吃,也無法接受會口吃的事實;當有口吃時,一點辦法都沒有;也非常同意如果沒有口吃,應該可以達到人生目標。

林先生遠從台東來,所以評估到某一階段,就開始介入治療了。因為林先生可以朗讀的非常順暢,所以我請問他如何順利朗讀,他的解釋就是:「一個字一個字念。」我請他說話也一個字一個字說,流暢性頓時就出現,讓他很滿意。馬上從10點量表,原先7.5下降至2,自然度也從6.5下降至2,清晰度從4進步至1,就是很清晰。他了解到原先說話的方式:「急著說一長串,想跟別人一樣,能口若懸河」,也許目前說話還每沒有辦法到抑揚頓挫很自然,但是有流暢度;所以他自己的結論是:「自己太在意別人的看法」結果想學別人的說話方式,其實就是要做自己,一個字一個字輕鬆說。

通常我都是在個案的治療課程即將結束時,才想把故事記錄下來,但是林先生的故事,在評估結束後,我就想與大家分享。林先生說,縱然說的不順暢,我還是要把心中的話說出來,讓我好感動;再想到他的孤單和喪母的辛酸,讓我感傷又添一樁!

林先生告訴我明年8月會退伍,他會再回來,也許不是做治療,而是勇敢的告訴我,他在軍中有認真一個字一個字地說話,有每天做口吃日記,也有每個月給曾老師報備練習的情形;最重要的是,他會勇敢的與別人溝通,在軍中交到一些好朋友,這些人不是因為他說話流暢與否或不自然,而是因為他做人誠懇、勤快、認真、負責和真誠!

 


 安德復 復健專科診所
中風暨腦傷復健中心
語言治療師 曾鳳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