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務故事



高貴的現代阿信

伍先生73歲,是位事業有成的商人、家族的長子、被敬重的父親、被深愛的丈夫。第二次中風,讓伍先生的身體大不如前,走路較不穩,兩手都有嚴重的顫抖,但最嚴重的還是溝通問題。伍先生較困難主動說話,一開始,多跟著仿說短詞。工作記憶明顯受損,對於語音計畫有明顯地困難,有時知道但無法說出;有時工作記憶差,已忘了要說甚麼。除非有聽者的協助,可以在豐富語境下,說出一些適當的話語,但語音清晰度不佳。

有時可以講得不錯,尤其在情緒激動或認同時,可以有相當的音量和清晰度;但是多數時間,都需要聽者非常認真地聽,連最親近的老婆,也只能理解50%。幸運地,在第二期的治療後,有明顯地好轉;在說話清晰度、語句的長度和內容上都好很多,治療師可以聽懂8成左右;當然,親愛的老婆大人最是開心。

伍太太是一位氣質出眾的女士,五個孩子也各個出色卓越;她是伍先生的司機及最佳的看護,全心全意照顧伍先生幾乎不假手他人,也是伍家大家族能幹賢慧的大嫂。當初公公去世時,回到南部老家,二三十人的三餐,也都一手包辦;直到同村的總舖師,看到這位美麗又辛苦的大媳婦,忙進忙出,又要採買物品,又要進廚房,忙地不停….總舖師後來主動在空地架起爐灶煮三餐,盡責的大嫂,也才有喘息的機會。

而婆婆最近在台北去世了,她終於不用再拼命煮了,但是隆重的道教儀式,禮數規矩一樣也不能少。然而,伍先生從起床,上廁所、刷牙、洗臉,穿衣服,沒有一件事不需她代勞;幫老爺的長褲套好,自己的腰都已經直不起來了。女兒一家四口從美國回來奔喪,伍太太又是張羅吃喝,又要忙先生的復健。雖然婆婆過世事宜,有兒子在主導,但親朋好友的送往迎來,還要持續進行先生的復健治療,買菜做飯也從沒少過。

忙碌,無損她的美麗,氣質高雅的模樣,在第一次參觀診所時,還被誤認是二兒子的太太….,但是,卻苦了脊椎和腰。傳統社會的媳婦角色、好媽媽身分,更是伍先生不能少的幫手,但,事情永遠都做不完。莊嚴地送完婆婆,送回美國女兒一家人,還有即將而來的過年,想到還有一群人要回台過暑假,真怕屆時自己的身體會吃不消了….

在日劇《阿信》中的對白:「韌性,你的名字叫阿信;毅力,你的名字叫阿信。」但,現代阿信,妳的心聲誰有聽到?妳的擔心和苦楚有誰能體會?沒說出來,沒人能知道?「真的好累啊!」其實,說出妳需要晚輩的幫忙和代勞;天氣好一點,讓伍先生自己慢慢穿褲子穿衣服;女兒回來,開口讓她們幫忙做飯,或請她們帶回來;阿信的辛苦和勞動要停下來,因為身體已經在喊救命了。

「現代的阿信」不僅能幹會做事,更是個願意去學習與溝通的高手;願意隨著環境和身體狀況做出最佳的調整和適應,願意去溝通和說明,幫自己的身體說話,並爭取修養生息的時間;因為愛自己,就是把自己身體的需要和心理感受說出來。「現代的阿信」不再默默承受痠痛和疲憊,不再把事情一肩挑,勇敢、主動、清楚把優先順序做調整;不再是都「撿」起來自己做,或是沒人主動做,又等不及地先做。

新的角色,就是改以溫柔並堅持要求或請求,體諒她們,也讓孩子們體會和體貼「有感恩的心,感謝有你。」;願意等待讓他們學習;年菜有餐廳或7-11代勞;接下來就是信任、等待和慢下來,也讓她們有時間調整或跟上來,但同時也願意學習和尊重他們的新方式或節奏處理。

最重要的,是有好身體和好心情與家人溝通,伍太太對摯愛的伍先生曾說:『我們能在一起的時間只會愈來愈少,不要花時間在生氣了!』現在請再加上:『更不要花時間再做勞動的事務了!』能有更多的時間與家人連結,把兩個智者身心靈照顧好,把最好的品質留給彼此,一起變老,一起繼續健康、美麗、喜樂又平安!

 



安德復 復健專科診所
中風暨腦傷復健中心
語言治療師 曾鳳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