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務故事



祝福您,我的媽媽!

「我有一個同事,她兒子也有口吃,但是她花了三年時間,每個禮拜都帶他兒子,去做語言治療,他兒子現在說話正常了。」所以,媽媽我曾經很怨你;小時候我就有口吃,但你並沒有帶我去做治療,譲我在成長的路上,一路都很辛苦。

你知道嗎?我國中的時候,都不敢自己去點餐,都請同學幫我點,直到大學期間我才自己去找醫院做治療,但是那一次的治療經驗很不好,因為我只看到小孩在做治療,我這個年紀來,似乎是在浪費醫療資源,所以去了幾次,就沒再去了。

直到工作多年,我一直猶豫要不要去做口吃治療,並不是考慮到費用或是效果?而是上班要如何開口請假?但是我的好朋友堅持我一定要去,所以經由朋友的介紹,我真的去了《安德復 復健專科診所》進行口吃治療。經治療師的評估後,我的口吃問題不嚴重,但是溝通的態度相當負向,也有一份完整的報告書,報告書上也提到我的負面情緒:孤單、焦慮和挫折感很強烈。

其實評估後,我就決定要進行治療了;因為治療師很親切,也很專業。且我真的想將口吃根治;不然,一想到要換工作要面談,就感到十分害怕。

第一次治療,我就明顯地感覺到治療效果;我可以把說話速度放慢,用力的感覺少很多。接下來的作業,也要注意和做多項的紀錄等,譲我自己評分。第三次治療後,連在日本遊學的姊姊、我的同學和堂姊,都覺得我有進步!

今天更是神奇,老闆和我討論入帳的方式,他說我的方式有問題,我竟然可以流暢的跟他解釋新法的算法和原理,我自己很滿意。我好開心跟治療師分享我的成功說話経驗,治療師也給我很大的信心;她不僅教我用較輕鬆的說話方式,並且給予我工作和生活上畫龍點睛的見地和觀點,我也對自己更有自信。雖然,對新老闆說話,還是有些緊張,但是我發現,不只我害怕與老闆溝通,同事也一樣,大家似乎都嚴肅起來了。

媽媽,我並不是完全不怕說話,尤其是與財務長及各主管報告的年度計畫;但我想,每一個人都不喜歡做口頭報告。治療師說:情緒是自己身體産生的,而不是外界給的。她說以前小時候的經驗,可能變成潛意識,它會儲蓄在大腦的杏仁核中。所以雖然我已經可以控制我的說話方式,但是我還是會害怕;因為過去那些困窘、丟臉的說話經驗,還是會干擾我現在的說話;我會擔心,會不會不小心又不能控制,所以我首先要說出對你的不滿的怨懟。

治療師還說:「原諒,這個功課,是有關自己;for give ,是一種給予的能力!」原諒別人,才能空出心理空間,真正做自己。而不是把仇人挷在心理密室;這也許不是愛人,至少是真正的愛自己。

媽媽,小時候,我們沒有甚麼可以溝通;長大了,也還是沒有溝通。而我也不知道什麼原因,讓你變成喜歡積放物品的囤積狂;我甚至想,以後我交男朋友,要如何介紹你?也許就像姊姊說的,我們好像沒有「家」,可以把你置放,這讓我覺得很悲哀。

媽媽,我的說話問題,我應該可以控制些了;我決定自己負起責任,不怪你了。我原諒你,也就是釋放我自己。我已經不是那個小女孩,我有好的組織和表達能力;只是需要把說話速度放慢些,持續做口吃日記。在做口頭報告時,有合理的認知,但是我以前的説話恐懼,會湧出,再度干擾我的表現,那就卡一下;但是不用力,就是要更輕一些,聲帶不要太用力,免得聲帶緊縮,聲帶下的氣流出不來。

媽媽,我原諒您也祝福您!


註:
個案Lily在第十堂課結束後,提供的分享及回饋:
我很謝謝曾老師,在這段期間,除了語言治療的課程,讓我也了解口吃的成因,以及一些生理反應外;對於一些心理上的建設和想法的轉變,也讓我獲益良多。讓我對人生、對工作的態度和想法有很多不同的新想法,對我的幫助很大!
 



安德復 復健專科診所
中風暨腦傷復健中心
語言治療師 曾鳳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