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務故事



真的不知道怎麼了?

李先生是一位成功的電視人,四五十年下來,導播製作非常多膾炙人口的節目,桃李滿天下,現在活躍在無缐和有線電視的幕後工作者,多啟蒙於李先生。由於多才多藝、經驗老到和才華洋溢,縱然已古稀之年,還相當活躍在工作中。然而在過年前中風,遠在美國的兒子和妹妹都回來探病了。幸好李先生的身體復原的相當好,雖然是左腦缺血性中風,但右手右腳很快恢復行走和拿筷子的功能,一個月後順利出院回家了。但是他想出門,吃碗麵線,妹妹和妹夫卻都要跟著,最讓他生氣是連他的手機也被換了,李先生不解的是,發生了什麼事?他的行動要被限制,他們到底為什麼要改變他的生活?

女兒清楚爸爸的表達看起來與正常人無異,但是卻無法與他溝通,所以李先生在家人的陪同下,來到診所做評估。李先生馬上的反應,就是這些跟我有什麼関係?問這些做甚麼?女兒耐著性子,慢慢地安撫和說明,李先生也就配合做了語言評估。

經過一個小時的評估後,確認李先生可以理解簡單指令,但是連續二個指令,就無法執行。表達上可以自發性說出相當長而且有意義的句子,覆述語詞也可以,然而四個字長度的覆誦就相當吃力!整體而言,表達比聽理解好,在失語症的分類是屬於感覺性失語症;也就是左側大腦的後語言區受損,造成後區接受到的聽覺訊息,不易被理解和複誦。腦部電腦斷層攝影,也發現:在枕葉、頂葉和顳葉區受損,所以文字的理解也相當困難,寫不出地址和電話,簡單的加減也相當困難。評估結果,李先生除了有輕中度流利性失語症,也伴隨有重度的失寫症、失讀症和失算症;另外就是生活的自主性大大打折扣,讓他又挫折又沮喪。

治療師在治療的初期,要讓李先生清楚自己的問題,就從具體又簡單的數字、計算、地址和電話開始;透過圖解和關鍵文字的輔助說明,李先生慢慢接受中風後,有聽理解的困難。原本被限制外出,讓李先生每天生氣又無奈,經過幾堂課,情緒也更加穩定。

要讓一個強人接受生病的事實,被家人限制他原來的社交和活動的參與,是需要一些時間適應。在課程中讓他理解大腦的機制和功能,拹助他接受現況很有幫助。李先生漸漸接受病人的新身分,會說「您們說甚麼,我聽不懂」, 也會自我調侃「病人嘛」,有時也會嘲笑自己「笨」。李先生對於深入的話題,非常感興趣,只是有遺憾,沒有辦法說的像以前有深度或詳細地闡述。第一期的語言治療期間,情緒和適應都越來越好,治療師說話速度放慢些,理解的更好,溝通品質雖然有改善,但電話溝通還是困難些,也會避開無關緊要的社交和溝通。

在第二期的治療,個案的語言理解和覆誦能力進步更多,在失語症的總分前測是51分,第一期的治療後測就進步至71分,第二期就躍升至94分了! 李先生最大進步來源之一可以歸功女兒,因為能在急性期出院後,就立刻到診所做評估和治療,協助李先生適應新角色和生活,雖說在半年內有相當好的自發性復原;但有專業人員的協助,減少溝通挫折和情緒的累積或定型,讓李先生可以調整心態,有更開放的態度。因為李先生交遊廣闊,一開始的失語症,讓他無法像以前高談濶論,人名或物品名稱也有提取困難;但是治療師能理解他在溝通的需求,讓他自由發揮,不論社會事件、童年、青年時期的回憶、不同的工作內容和各式各樣的人際関係的探討和闡述!

李先生,以前會很著急,現在可以放慢速度;慢慢恢復與朋友相聚和感興趣的活動,例如:唱歌。現在三個連續指令,覆述八個字也難不倒他,偶而一個字的音,會突然組合錯誤,但,給他一點點時間,他就可以調到正確的音!

李先生是一位熱情有活力的藝術生活家,開朗有創造力的實踐者、有情有義的好長官,提攜後進,對人性原本就有深入了解和諒解,所以讓他的作品能打動人心。經過復健,李先生表達也恢復以前的深度,不改幽默風趣,所以與他一起上課,對於治療師而言,就是非常愉快的時光-豐富、有趣又輕鬆、除了增廣見聞外,李先生本人就像一部經典的電影,百看不倦,百聽不膩。

這一次的小中風和復健光陰,也讓身經百戰的勇者謙卑,願意把腳步慢下來;人生的風景,更加優雅和輕鬆!
 


中風暨腦傷復健中心
語言治療師 曾鳳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