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務故事



不再逃避了

漂亮的正妹亭亭,從小就有口吃的問題,在小學時,媽媽也帶她去醫院求診過;但,到了高中,還是如此。單純地上課下課,與小圈圈好朋友的溝通,並沒有太多的困擾,甚至還可以交男朋友;但是進入大學後,口吃的問題變得異常困擾,認識新同學就有些辛苦,所以能逃避就會躲開。

亭亭在大學一年級就開始做口吃治療,治療師也認真教,亭亭也有回應和練習,甲醫院陸續一二年,乙醫院也做了半年,但是似乎治療成效就是不太顯著。直到即將要畢業,找工作的壓力,加上媽媽突然病逝,讓亭亭有更強的動機想要再一次處理口吃的議題。

亭亭有時髦的裝扮,怯生生的表情,很容易讓人留下甜美的映像。一般說話也有良好的眼神接觸,態度輕鬆自然。但是一開口說話就有明顯的不流暢,聲帶用力閉鎖,造成氣流和聲音中斷;對於害怕的字-有氣流溢出並伴隨無聲子音的拉長用力,但就是沒有聲帶振動;有時會用力在唇齒構音的位置;有快速不規則字的重複。在前測朗讀,就有6.1%的不流暢。說話同時有明顯的掙扎和用力的表情-肩膀、脖子和嘴唇用力,並且會有憋氣動作。

亭亭在這一次的治療深刻了解她自己的口吃表現,在認知上清楚明白呼吸、發聲和構音上如何產生不流暢,在簡單結構下,可以用拉長的說話方式練習,也可以在朗讀中幾乎可以完全流暢了;不是只有丟臉和挫敗的感受而已。

但是亭亭一直無法正視別人的反應,也就是一直假想別人的想法,所以逃避與陌生人或不熟的人互動,最重要的是,一想到要工作面試,心情就掉到谷底,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最迫切的是即將而來的口頭報告,如何大方地說出自己有口吃的困擾,降低恐懼的情緒,才有辦法繼續把話說下去或使用語暢技巧。

因為一旦恐懼害怕的情緒啟動,會預期下一個字會卡住,會想控制,通常生理和心理都無法放鬆,只會更用力。當身體感受壓力或危險時,心跳加快,血壓上升、呼吸加速、流汗等反應,可以讓人保持謹覺並提高專注力;但是腎上腺素的分泌,也讓說話有關的構造器官充血,讓發聲和構音器官很難放鬆。

筆者在前陣子,參加一個小小鋼琴曲子發表會,生平第一次上台,雙手卻不由自主抖得厲害,完全無法控制,就是一例。情緒可能影響口吃的嚴重度,但並不是情緒的因素或焦慮感造成亭亭的口吃,應是說話系統的不穩定性,使得情緒的反應更敏感,以至於影響說話的穩定性和規律性。

自律神經無法透過意志控制,但是可以透過中樞神經的調節,觀察自己的身心反應,和辨識事實,選擇自己面對壓力時的因應態度,不用急著回應或抵抗,先停下來(pause) 再說話。因為壓力誘發的口吃症狀,伴隨壓力失調症狀,也可以透過放鬆、運動和休息調整等方式,可以逐漸調整和改善。

亭亭在經過20次以上的練習後,與10多位主修語暢障礙的同學,述說口吃的經驗,看似簡單的分享,但是過程卻是相當沉重。亭亭寫下在課堂上的心得分享:
 


『一直以來深受口吃困擾的我,對生活漸漸失去信心,長期逃避與人接觸,讓我對無法控制說話的恐懼感與日俱增,常有強烈的輕生念頭,想改變卻沒勇氣,一直停留在原地無法往前。

直到這次的機會,讓我選擇勇敢面對、挑戰自己。跨出這一步後,內心真的輕鬆許多;能以這樣最真實的面貌面對大家,不用刻意掩飾自己,不用擔心說不出話來,是我很久沒有感受到的自在;這種感動是以前逃避時完全體會不到的,沒有試過永遠不知道自己做不做得到,我也不會從中發現,原來我有激勵人的力量。不只這樣,就連我之後的練習,流暢度也進步很多,我自己都很驚訝這樣的改變,原來一直以來使我無法進步的原因是「恐懼」,而不是口吃本身。』

 


與亭亭同窗四年的同學,也只有少數同學才知道她有口吃問題,所以與小團體分享完後,在多次的練習後,也在100位同學的見證下,在生涯規劃的課程中再一次揭露口吃的事實,亭亭也寫下在班上分享的心得:
 


『以往的我,遇到需上台報告總是選擇逃避,更何況是站在一百個人面前說話,不過這次我選擇用積極正向的態度去面對,這兩個禮拜,我認為我做了非常大的突破。
自上次在北教大克服恐懼面對大家,揭露自己有口吃的那刻起,我發現我真的不再認為自己「做不到」,在之後的練習中,我也發現我不再這麼害怕說出我有口吃這件事。

為了這次的報告,我不斷練習不下五十次,跟將近十個不同的人練習,大家給我的意見還有回應都讓我更想勇敢去面對,記得這堂課的老師跟我說:「你的態度很勇敢、很正向,我相信你在台上是很有大將之風的」,使我充滿信心。

對於這次的報告,我確實是說得不好,但至少我真的做到了我給自己的要求,並且在台上控制自己的情緒,堅強地說完。大家給我的掌聲、私下給我的鼓勵,都跟我預期的不一樣,原來在他們的眼裡,我的行為真的很勇敢,並且被我所感動,第一步總是最難跨出去的,克服這關,我相信未來我可以做得更好。』

 


亭亭的勇敢分享,真的就可以讓口吃消失嗎? 當然沒有!只是改善對口吃的反應。因為不流暢的言語,再加上認知、行為和情緒的反應,就是成人慢性口吃一直無法像孩子的不流暢這麼單純或自發性的復原。在10堂課第一期的療程結束,亭亭寫下了心得:
 


『這次的療程,讓我有機會能夠在別人面前揭露自己的口吃,這是很大的突破,我也從中發現別人的反應,其實不是我所認為的那樣,讓我漸漸不這麼害怕讓別人知道我有口吃,也不這麼刻意隱藏了。這次的治療,也讓我更清楚自己的說話方式,哪些字特別容易說不好。而在使用技巧上,我一直無法在對話中控制流暢,我希望我能在日常生活中努力練習這個部分。』
 


害怕的字要練習輕鬆說出,對於聲帶要察覺和輕鬆起始振動;自己一人時就要能察覺、體會和控制自如;能在熟悉的人面前,刻意使用技巧練習;進而與不熟悉的人,面試的練習更是挑戰。就像彈鋼琴,老師教指法,其餘您得自己練習得很熟悉,在家人面前可以輕鬆彈出,要想能在台上表演,那練習就更不能鬆懈了。對亭亭而言,似乎還有重重的關卡要克服,但是有愛她的家人和朋友同學,亭亭會繼續成長,不會被口吃問題壓過或毀滅了;口吃是真的殘障?還是有更多觀點?

發展和體會自己所擁有的資產,知道人類都有自己的理由、有恐懼、沒安全感,不再自憐自艾,願意盡可能發展正面和廣闊的視野,擁有正向和幽默的能量,享受全然的自己和生命。
 


中風暨腦傷復健中心
語言治療師 曾鳳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