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案故事



個案謝先生【王者之聲團體口吃治療 心得分享】

不記得從何開始,說話,變成了一件困難的事…….

依稀還記得國中國小的時候,當時不僅完全沒有說話上的困擾,甚至還多次代表班上參加演講比賽,贏得獎牌。上了高中大學以後,雖然生性轉趨低調,但大抵也是個辯才無礙的小夥子,只要願意,隨時可以火力全開,舌戰群雄。

奈何,上了研究所之後,好友各奔前程,學習環境又極為孤獨,整個星期下來,可能跟人說不到十句話,慢慢地,我發覺到自己在跟他人社交的技巧上,有逐漸生疏的現象。

出社會的第一份工作,任職於一家要求相當嚴格的公司,在這段工作的期間,每週上台報告就像上戰場殺敵一樣,只要稍微說錯個隻字片語,馬上就會遭受主管無情的砲轟,落得悽慘落魄的下場。也許是從這時候開始,我覺得開口說話充滿了不確定性,一開口,可能就要面對隨之而來的無窮危機。也因此,逐漸養成了少說少錯的心態,也越發沉默,越來越少練習說話。每下愈況的是,換了一份工作之後,雖然壓力沒那麼大,但是工作上要接觸的人更少,再加上自己一個人獨居在外,環境恢復到每週說不到十句話的狀態,也就是從這個時候開始,我發現我說話有困難:只要一與人接觸,哪怕只是去飲料店買杯飲料,我都會緊張到失去自我;更甚者,與家人也無法順利溝通,簡直就是失去了與人溝通的能力,更遑論與人交朋友。那時,我感到相當的孤獨、絕望。

在復健科醫生的轉介之下,我開始了第一次的語言治療課程。在第一次的一對一語言治療課程當中,最讓我受用的是:我了解到人體大腦的機制,理解到我之前之所以會如此緊張,是因為我從來沒有正面的去面對「口吃」這件事情。我總是把口吃當成洪水猛獸,極力避免自己去想「口吃」這件事情,殊不知反而刺激自己的生理對「說話」這件事,產生直覺式的戰鬥或逃避反應,而從來沒有去面對口吃,接受口吃,處理口吃,放下口吃。久而久之,反而是訓練自己養成口吃的習慣。這個概念打通之後,我隔天馬上奇蹟式地恢復以前辯才無礙的狀態,彷彿從來沒有「口吃」的困擾。

但,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壞習慣絕非短期內就能調整,也許心裡面已經知道了口吃的道理,但是缺乏一個時時刻刻身體力行的方法,終究口吃還是會復發。因此,在第一次治療之後的半年,我又開始了第二次的語言治療課程。在這次的課程當中,我特別在意如何找到一個可以永續努力的方式,一個可以讓自己的口吃不要復發的技巧,一個可以在日常生活當中隨時奉行的「法」。在上完課之後,我體會到:這個「法」,就是先經由靜坐,讓自己身心平靜下來,唯有在這樣平靜的狀態,我們才有機會去觀察到自己內心真正的想法。接下來,把這種對內心的觀察,套用在在每次說話的時候。去檢視自己在每次開口那當下的信念合不合理,有錯,則改之。最後,就是去接納自己的不完美,避免觸動直覺式的戰或逃反應。唯有靜下心來,仔細思考自己到底真正在懼怕什麼,理性分析這樣的懼怕合不合理,去除掉不合理的部分,針對懼怕的本質去想辦法,避免不必要的負面自我對話,這個自己加在自己身上的枷鎖,才有可能去除。

「身是菩提樹,心如明鏡臺 時時勤拂拭 勿使惹塵埃」。面對它,接受它,處理它,放下它。當我們抱持著正向的態度去檢視自己不良的信念,在正視問題的那個剎那,我們已經往解決問題的方向,邁進了一大步。當我們接受自己的口吃,甚至在心頭放下我們有口吃這件事,正所謂「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心裡面如果沒有口吃了,身體上,又怎麼會有口吃呢?

安德復 團體治療個案 謝先生


安德復提醒您,療效因人而異,故本圖文案例僅供參考,實際狀況需由專業醫師進行診斷評估而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