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案故事



個案沈先生【王者之聲團體口吃治療 心得分享】

依稀還記得,小時候最大的恐懼就是跟爸媽一起去拜訪親友,父親很要求主動式的禮貌,因此若遲了一步跟親友問好,當下免不了一頓斥責,有時講話拖泥帶水、含糊不清,常常就是一巴掌下來。漸漸的,我開始害怕跟爸媽一同出門,更害怕跟父親對談,不知何時開始封閉了自我,不愛說話,當受到注視時,甚至會滿臉通紅…。

上大學填志願時,為了要擺脫這種陰影,背離了自己喜歡寫程式的興趣,毅然決然的選擇了上台報告機會多的商管系所,當時採分組報告及討論,但每組僅需推派一名同學上台,因此又成為我逃避的藉口,四年來僅上台過3次,其中一次上台前還被底下的某位女同學嘲笑:「講話都有問題了,還敢上台報告」,心中的陰影及逃避變得更加強烈!所幸,平常跟要好的朋友及同學,因為放下了防衛心以及能以輕鬆的角度面對,所以口吃狀況還不是很明顯,但是心裡知道這樣下去不是辦法。

一直很想讓自己能有所突破,因此考研究所時,聽說商管所的研究生沒有分組報告這回事,當時獨立上台的機會確實變多(三週至少1次),但也讓我更加痛苦,因為上台報告前,我通常需要自己練習至少50次,並將整篇簡報要講的內容一字不漏背下來,若教授中途發問,那我大概又要亂了陣腳。

一直到出社會後,被主管提拔至公司的核心單位,上台報告是家常便飯,開會溝通更是每日必要行程,隨著壓力愈來愈大,口吃的狀況也愈來愈嚴重,因口吃而滿臉通紅甚至聲音發不出來,在會議中常常很尷尬,才開始願意正視自己的問題!該是踏出去尋求專業治療師的時候了!

在治療前,我跟單位主管及交往10年的女友坦誠正在進行語言治療,透過坦誠著實讓自己壓力舒解不少,同時透過曾老師的建議,正面迎擊恐懼。多年來一直放在心中的解,透過與父親的輕鬆對談,把事情講開,讓彼此的關係更貼近;發現現在跟父親的話變多了,同時與父親對談時的口吃狀況也改善不少,同時曾老師也傳授一些確實有用的技巧及方法:
1. 拉長法:每日上班前練習,當與人對談時,若預期可能口吃,則該字使用拉長法帶過。
2. 靜坐:每天靜坐至少30分鐘,讓自己的心靈放空,讓生/心理狀態在對談時可保持輕鬆的身心狀況。
3. 腹式呼吸:有空就練習,讓自己說話時有斷點、氣足,而不是急著將話說完。

透過上述三種方法,同時每日為自己設定目標,例如:明天預計要找很難溝通的主管討論事情,讓自己慢慢克服心魔,勇於跨過那道牆。

在這段治療過程中,最大的改變其實是更勇於面對恐懼,最大的敵人往往是自己,而我們往往對自己要求太苛刻,退一步想想,每個人都有不完美的地方,小小的口吃同樣會出現在其他人身上,但他們卻可以輕鬆帶過不被影響,我想,治療的成效單單從對談的呈現還不足以,心態的轉變才是更可貴的地方!

安德復 團體治療個案 沈先生


安德復提醒您,療效因人而異,故本圖文案例僅供參考,實際狀況需由專業醫師進行診斷評估而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