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務故事



漂亮阿嬤的口罩

今年二月初見到阿嬤,她身穿亮色別緻的刺繡外套,頭髮吹整的很漂亮,戴著口罩,由女兒陪同,從三重風塵僕僕的來到本診所,進行復健的評估。口罩下的臉,雙眉緊鎖,語氣中鬱鬱寡歡,拿下口罩後,發現讓阿嬤不開心的事,就是與漂亮的她不相關,卻掛在鼻子上的那根鼻胃管。不能從嘴巴吃東西是很洩氣的,鼻子掛了根管子,更讓人羞於社交,無法回到原來的生活,尤其是注重儀表的阿嬤。至今回想起她在治療室深深嘆的那口氣,我心中都可以感覺到那股重量。

阿嬤今年八十五歲,去年十月中風後,無法吞嚥任何東西,包含自己的口水,所以要隨身帶著塑膠袋,隨時吐出口水,並透過鼻胃管進食。阿嬤的女兒有感於在大醫院的健保復健,一個月只有6次,上課次數少,進步有限,趕不上阿嬤著急鬱悶的心;知道安德復提供一個月20次的密集復健課程,所以前來評估,希望可以早日拔除鼻胃管。

經過一小時的評估後,發現阿嬤最主要的問題在於:「使喉部上抬、前拉的吞嚥肌肉無力」,這會造成在吞下的那剎那,在喉部緊縮的食道入口,無法被往前、往上拉開,食物不容易進到食道,反而容易掉到前方的氣管,造成吞嚥中和吞嚥後的嗆咳。

肌肉無力更需要密集式的治療,由於喉部肌肉較小,非一般大肌肉,不容易察覺到自己力氣是否用對地方。所以在治療過程中,除了使用一般傳統「孟德森吞嚥手法」(Mendelsohn maneuver),指導阿嬤喉部如何用力,更使用遊戲式生物回饋系統,將感應器貼於阿嬤的喉部,當喉嚨肌肉用力收縮時,就可以在螢幕上看到自己肌肉收縮的程度。認真的阿嬤,不只找對地方用力,並以每次的數值增加為目標,認真打拼地復健。

療程的後半段,由於阿嬤自己的努力,加上家人每次的陪同支持,阿嬤喉部吞嚥力量已明顯提升,可開始由口進食糊狀食物,只剩下流速快的液體和黏稠的口水較無法處裡。為了讓阿嬤可以安全的拔除鼻胃管,我便陪同阿嬤至台北馬偕耳鼻喉科,請專長於吞嚥的楊政謙醫師做吞嚥內視鏡檢查,用影像實際確認,食物是否有安全送至食道內,以及黏稠口水的量,楊醫師表示阿嬤吞的很安全,水的部分再多加訓練,多吞嚥幾次,口水也一定會逐漸少去。

經由專業醫師協助確認吞嚥安全程度,阿嬤在復健的最後一堂課,拔除了鼻胃管;那天,我陪同她步出診所,診所的警衛發現阿嬤第一次沒戴口罩,忍不住恭喜阿嬤不用再戴口罩了,阿嬤開心的像孩子般跟警衛雙手互拉,兩人幾乎快轉圈圈了。我很高興她女兒帶她來本診所,也很高興她能夠這麼快就回到她原來的生活,回到原來的漂亮阿嬤。
 



附註:
一個月後,我回電給她關心阿嬤的吞嚥狀況,少了鼻胃管在食道入口摩擦,阿嬤的黏稠口水少了許多,進食吞嚥的狀況仍然可以維持穩定。

阿嬤因為拿掉鼻胃管,讓惱人的黏稠口水也跟著明顯減少,這樣的結果和過去的國外研究一致,建議短時間無法移除鼻胃管的吞嚥困難者,可經醫師評估考慮使用胃造簍(PEG),替代鼻胃管,不會因黏稠口水而阻礙吞嚥的復健治療,並可讓顏面清爽,維持正常的社交生活。
 



中風暨腦傷復健中心
語言治療師
何靜宜